澳矿业繁荣“负效应”:女首富欲夺传媒话语权 – 国际钢市-行业动态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澳矿业繁荣“负效应”:女首富欲夺传媒话语权 – 国际钢市-行业动态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10日钢铁新闻连连看】第一批落后产能名单公布
涉及钢铁1815万吨  三千周宁人岛城端“钢饭碗” 全球钢铁供需进入“峰值期”
钢价上涨难度加大 上半年钢企巨亏
业界称还未到最困难期  多重利好迎来钢价或将逐步企稳 钢贸传统盈利模式的杀手:电商?  钢铁行业“困兽斗”  央行再次降息对钢市影响分析 三问钢铁“钱荒”  2012年世界500强出路
中国上榜公司名单 榜单要点解读  韩国男子开车撞击日本使馆 黄岩岛危险信号:北京同时两动作暴露大机密    富得流油的澳大利亚矿商正试图更深层次地掌控媒体。  7月5日,澳大利亚矿业巨头、世界女首富吉娜·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以实际行动——抛售3.7%澳大利亚传媒巨头费尔法克斯(Fairfax)集团股份——再次向费尔法克斯施压,试图让董事会同意其此前提出的要求,包括获取3个董事会席位、出任副董事长等。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新闻与媒体研究中心副教授大卫·麦克奈特(David
McKnight)向早报记者称,现在发生的这一幕是,澳大利亚最有势力的矿产业的代表人物正在试图统治社会中一种重要可信的机制体系。  近半年来,58岁的莱因哈特曾多次买卖费尔法克斯股份,不断对费尔法克斯施压,试图通过掌握媒体话语权,但收效甚微。费尔法克斯董事会在6月底拒绝了其提出的要求,莱因哈特甚至一度扬言将从费尔法克斯撤资。她目前持有费尔法克斯14.97%股权,依然是该公司单一最大股东。  在2012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莱因哈特位列第29名,净资产180亿美元。  让莱因哈特垂涎的费尔法克斯,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报业集团,具有超过180年历史。该集团旗下拥有《时代报》(The
Age)和《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等知名媒体。目前,澳大利亚主要城市的12家报纸中的11家,归费尔法克斯或该国另一传媒巨头——澳大利亚新闻有限公司所有,两家旗下都市媒体发行量占全国总量的九成。  女首富的媒体算盘  莱因哈特出身矿业世家。  财新网9日报道称,莱因哈特的父亲汉考克(Lang
Hancock)上世纪50年代在西澳皮尔巴拉发现了世界最大的铁矿石储藏,此后与合作者将铁矿租给矿业公司,靠收取租金而暴富。至今,力拓在皮尔巴拉开采的铁矿还部分属于汉考克家族,每年要向后者支付利润的50%作为租金。  据财新网称,莱因哈特是其父亲与第二任妻子所生,亦是惟一被承认的继承人。1992年汉考克去世,莱因哈特继承家业——汉考克勘探公司。除了继续从力拓的铁矿石业务中获利,她还采取与其他公司合资等形式,进一步扩大对家族矿产的开发。最近10年澳矿业繁荣,莱因哈特的资产也从她最初继承时的约7.3亿美元急剧膨胀。  福布斯曾报道称,作为家中惟一的孩子,从在父亲身边工作开始,莱因哈特很早就接触到商业。此外,莱因哈特要求绝对的忠诚,如果员工和顾问没有按自己要求的去做,她就会解雇他们。  莱因哈特的传媒野心由来已久。  早在2010年11月,莱因哈特开始了她生涯的第一笔媒体投资,收购了澳大利亚第十电视台(Ten
Network)10%的股份。  当时,莱因哈特全资持有的矿业巨头汉考克勘探公司发表声明称,之所以对新闻媒体感兴趣,是因为“这对国家的未来很重要”。  莱因哈特的朋友、专栏作家安德鲁·波尔特(Andrew
Bolt)也称,莱因哈特有着自己的目标,第十电视台显然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并认为莱因哈特想把第十电视台塑造成“澳大利亚福克斯电视台”。福克斯电视台是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电视台,被业内视为默多克的“发声工具”之一。  莱因哈特先发制人  一家电视台显然满足不了莱因哈特的胃口。  在投资完第十电视台后没多久,莱因哈特就将眼光瞄准了陷入困境的费尔法克斯集团。在今年1月莱因哈特增持至12%时,就已成为费尔法克斯集团第一大股东,但当时外界尚未清楚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直到今年6月,她进一步增持至18.67%时,莱因哈特向费尔法克斯董事会提出了要求,寻求至少1个最多3个董事会席位,以及一个副董事长的职位等。  在经过近一个月的拉锯战后,6月27日,费尔法克斯集团董事长罗格·柯伯特(Roger
Corbett)发表声明称,双方未能就莱因哈特加入董事会达成一致。  莱因哈特则通过汉考克回应称,她支持新闻的正直性和准确性,但费尔法克斯集团过去要求记者支持“地球一小时”已经破坏了上述准则。  莱因哈特此前也曾多次辩解称,自己从未想过去操控媒体,通过媒体去发声。  就当外界认为,双方将陷入僵持时,莱因哈特先发制人,通过汉考克抛售了部分费尔法克斯股份。虽然汉考克对外称,减持股份至15%以下是出于监管要求,但外界相信莱因哈特是以退为进,进一步施压。  莱因哈特非官方传记作者、《时代报》专栏作家阿黛尔·弗格森(Adele
Ferguson)称,千万别愚蠢地认为莱因哈特减持是想放弃寻求对费尔法克斯的控制。“如果她认准了做什么事情,那么她就不会放弃——无论成本有多大。”  员工担心独立性受影响  “现在我们很多记者都比较担心,因为她在澳大利亚比较出名,如果得到了董事会席位的话,会不会影响我们报纸的名声。”一位要求匿名的《时代报》内部人士向早报记者坦言,如果莱因哈特获得成功,恐怕会有同事离职。  在半个月前,莱因哈特和费尔法克斯集团“交战”正酣时,《时代报》和《悉尼先驱晨报》的总编已先后辞职。上述内部人士称,莱因哈特要求董事会席位并不算过分,“但我们董事会所有董事都要求保持报纸的独立性,但莱因哈特不愿签字认可。”  费尔法克斯有骄傲的理由,尤其是相比本土竞争对手新闻集团,费尔法克斯没受任何一位传媒大亨的控制。上述内部人士在介绍《时代报》时也信心满满地表示,该报的报道在澳大利亚仍颇具影响力。  目前澳大利亚的纸媒格局是,费尔法克斯集团和新闻集团两分天下,以前者的《时代报》、《悉尼先驱晨报》和《澳大利亚商业评论》,后者的《澳大利亚人》最受欢迎。  费尔法克斯的危机  虽然费尔法克斯员工不愿采编受到影响,但眼下费尔法克斯确需莱因哈特拉一把。  费尔法克斯年报显示,该公司在2011财年净亏损3.9亿澳元,而其2010财年则盈利2.82亿澳元。近5年来,其利润呈现波动状态,2009年和2011年均出现大幅亏损,其股价也从2007年鼎盛时期的5澳元跌至目前不足0.6澳元。  年报还显示,费尔法克斯最大的成本支出来源于员工支出和报纸印刷,占到运营成本的一半以上,而其收入主要由出售业务和其提供的服务业组成,2011年和2010年的收入几乎持平。  费尔法克斯CEO格雷·海德称,首先会改革现有的都市报纸出版业务,来促进其盈利和挽回下滑的报纸发行量,今年还将修改其多个平台的定价策略,提高印刷效率、报纸分销和发行量。海德并表示,2012和2013年到期的债务,将由其现金流完全覆盖。费尔法克斯目前背负超过8亿澳元的债务。  今年6月中,费尔法克斯已经开始自救,制定了包括三年内裁员1900人,缩小报纸版式,加入网上订阅收费,关闭两处印刷厂等等一系列减负措施。  前述内部人士告诉早报记者,费尔法克斯集团已传达了“数字第一”(Digital
First)的政策,要求新闻将首要考虑网络需求,第一时间公布在数字平台上。  据最新统计,在费尔法克斯集团旗下都市类媒体的受众中,报纸读者仅占23%,数字化终端阅读者占77%,但传统媒体至今仍在印刷、制作、发行和配送领域耗费30%以上成本,其滞后性可见一斑。  事实上,报纸对澳大利亚人的吸引力已经远不如以前。  “以前,澳大利亚的习惯是早上边吃早餐,边看报纸,现在已经很少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中文部主任方腾向早报记者说,随着社交媒体和网络的兴起,看报纸的人越来越少,尤其是像费尔法克斯这类没有与时俱进的传媒集团。  入主后可能反对碳税  前述内部人士直言,莱因哈特能不能进董事会无所谓,只要她不干扰独立采编即可。但显然,莱因哈特谋求董事会席位的目的正在于取得发声权,对此担忧的不仅仅是报社员工,还有政客们。  方腾告诉早报记者,不少人担心莱因哈特进入董事会后,媒体的独立性发生变化,转向反对工党政府,“现在澳大利亚的政客很反对她进入,因为可能会左右下一次选举,工党政府提出的碳排放税和矿产税都是莱因哈特所反对的。”  方腾称,如果莱因哈特获胜,那就意味着澳大利亚的民主丧失,莱因哈特的观点会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呈现出来,“包括对矿业政策的不满意,矿商们都希望通过购买媒体让自己的声音说出来,左右媒体。”  麦克奈特也称,如果费尔法克斯和新闻集团都被有势力的政治人物掌控,那对澳大利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都会有着巨大且长远的影响。  这也难怪澳大利亚宽带通信和数字经济部长史蒂芬·康罗伊(Stephen
Conroy)曾警告莱因哈特,别毁了费尔法克斯这块金字招牌。  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试图掌控费尔法克斯采编的莱因哈特尚未公开接受过媒体的采访。前述《时代报》内部人士透露,莱因哈特从未就此事与公司内的编辑记者们交流过,据其了解,莱因哈特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弗格森也承认,莱因哈特难以采访以至于她撰写的莱因哈特传记也未采访过本人。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